缅北“追梦者”:手指被打断,沦为工具人,噩梦般的十七天……

时间:2021-11-18 10:27 来源:平安咸宁 责任编辑:李林杰

阿成逃亡时拍摄的手机图片,江流对面即是中国

月薪两万的游戏代练工作让人心动,殊不知这个诱饵直接把人骗到了缅北。10月28日,在湖北省咸宁市咸安警方面前,一名刚从缅北“逃亡”回来的受害者阿成(化名)看着自己被打断的手指,开始痛诉自己10多天的魔窟经历。

9月12日晚11时许,虽然已经一天一夜没吃没喝,被草堆里的毒蚊子咬得浑身是伤,阿成(化名)顾不得这些,一心朝眼前的铁网奔去。

当阿成钻过铁网,双脚踏上铁网一侧的祖国领土时,他的心才敢真的安定下来——他终于回到了祖国怀抱。

17天前,同样的凌晨,阿成带着对美好生活的憧憬,被人忽悠着踏上了缅北这片土地。那天凌晨,隐隐约约的虫鸣声都还清晰地在耳边回响。

天上掉下一份“好工作”

32岁的阿成是咸宁咸安人,在上海一家企业上班,业余时间打游戏卖游戏装备赚点外快,月收入一万元左右。

8月初,阿成在某直播平台观看游戏直播时,一个网名“小花花”的网友主动添加他微信,要私聊如何打游戏。

双方热聊了半个月后,阿成了解到对方在云南瑞丽一家游戏公司上班,每天的工作就是玩游戏,每月还能拿到2-3万元工资。

“小花花”出手很大方,听说阿成心仪某款1000元的游戏皮肤,当即买下相赠。每天玩游戏还有两三万的月薪,这让正愁于攒钱准备结婚的阿成羡慕不已。

8月下旬,小花花提出自己所在公司目前刚好在招游戏公关,阿成对游戏这么熟悉,肯定能胜任这份工作。小花花说可以引荐他来云南瑞丽的游戏公司就职,月薪不低于2万,并报销机票和住宿费用。

这何止是天上掉馅饼,简直是掉下来一头金猪。心动已久的阿成毫不犹豫答应了。

8月24日,小花花如约帮阿成购买了机票,就这样阿成踏上“发财之路”。

翻山越岭最终“入坑”

8月24日下午,阿成飞抵昆明长水机场。小花花从微信上转给阿成600元并发了一个酒店定位,让他自己打车过去,并表示已经安排好房间。

当晚9时许,小花花微信告知正在酒店休息的阿成:昆明有了疫情病例,公司紧急安排了一辆车接阿成去瑞丽。

十几个小时后,一名男子开车带着阿成准备赶往芒市区域。这时男子表示芒市的疫情防控形势也较为紧张,便要求阿成在高速上下车,等待公司安排的另外一辆车进入市区。

换了另一辆车抵达芒市,阿成又被安排转乘摩托车赶往一处小区。一进门,屋里的几名男子表示要阿成交出手机由他们保管,并表明会安排人送他们去瑞丽。

见对方并不友善,而且要收手机,阿成起了戒心。趁对方不备用微信将来芒市时所乘坐的车辆车牌号发给了未婚妻,并拨打未婚妻电话想叮嘱她报警,可未婚妻一直未接电话,随后手机被没收。

8月25日晚,房子里十几个人连同阿成一起,被车子送到了一处大山边。山边早已有当地熟悉地形路线的人等候着。

下车后,他们一行人在大山里走了一天一夜。有几次阿成试图脱离队伍寻机逃走,但是茫茫大山根本分不清方向和返回的路,只得折返跟上人群继续前行。

8月27日下午4时许,在山里走了整整两天后,终于来到一处山脚下,见到了四个前来迎接的男子。

看着其中一人腰间别着的枪,听到他们交谈的语言后,曾经当过五年兵的阿成意识到自己肯定不在国内土地上了。

暴力胁迫沦为工具人

碰面后,阿成一行人继续跟着接头男子赶路。直到8月28日凌晨4点来到了一个周围都是木材的工厂里,换下身上的湿衣服睡了一觉,并简单吃了些东西。

当天中午2时许,阿成醒来后,身边只剩下4人,又被要求上了一辆车来到一个工业园区。

一下车看到眼前的场景,阿成心里一紧:十几个手端长短枪支的当地人围着两三百人站成一圈。阿成被要求站到中间去,听到有人点到自己名字,他站了出来,然后被一名30岁左右的男子领到了工业园旁边的一栋三层居民楼。

走进居民楼前,阿成观察了一下,附近每栋居民楼口都有持枪的男子把守,且楼顶还似乎有人在“望哨”。

8月29日一大清早,阿成在睡梦中被人一脚踢醒。

随后,一个叫阿龙的男子走过来,劝说阿成好好配合就能完好无损地回国。

从阿龙口中,阿成得知他们所在之处是缅甸木姐。阿龙要求阿成将携带来的几张银行卡上交,配合他们通过支付宝或者微信扫脸“洗钱”。

“出来之前,小花花还特意叮嘱多带几张银行卡,方便游戏卖装备时过账。”阿成说道,结果没想到他带来的6张银行卡竟然都成了对方洗钱的工具。

刚开始,阿成不肯配合。因为他清楚对方所从事的是违法犯罪行为。

一名男子径直上前,一个大耳光抽得阿成眼冒金星。随后,对方给他看了一段虐待他人的视频,并表示这些都是不配合人员的下场。

看着视频中血腥的场面,阿成只得被迫“配合”,同时暗下决心要找时机逃跑。

打断手指更坚定逃跑决心

随后的日子里,阿成主动参与做饭且手艺颇佳,获得了看守人员的好感,并有了一些在房内自由行走的机会。

通过观察,阿成看到这栋三层楼的一楼门口和三楼楼顶都有身着迷彩服的武装人员持械把守,二楼则是诈骗团伙公司成员和被骗来的几人混居。从阿龙等人零星的交谈中,阿成判断出此地距离中国国境很近,并慢慢摸准了大致方向。

此后的一天,阿成无意中听到公司的工作人员在议论等将他们的信息利用完,就将阿成和另一女孩以每人4.5万元的价格卖到另外一个地方去,阿成瞬间就愣住了。

当天,阿龙等人再一次要求阿成刷脸转账时,阿成断然拒绝。而这一举动惹怒了对方,两名男子对着阿成就是一顿暴打。

“他们像要弄死我一样,疯狂地拳打脚踢。”时隔一个多月,阿成回忆起被打一幕仍是止不住地发抖。阿成说当天他被打得浑身青紫,右手中指被打断。而对方停手后,并没有将他送医或者擦药,仅是拿了一张创口贴让他贴到中指上。

9月9日,二楼一个绰号“老表”的缅甸籍团伙看守成员因有事要回家,离开了居民楼。二楼已经无人看守,阿成意识到自己可以趁机逃跑。

9月10日,“老表”还是没有回来,阿成就将逃跑计划偷偷告知了二楼的另一被骗女孩,鼓励她和自己一起逃跑。可是女孩胆小害怕,拒绝了阿成。

跳窗狂奔江边潜伏

9月10日晚,阿成找到三楼正在打牌的看守人员,说自己太久没有联系家人,需要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一名赢得兴起的看守人员小头目便把手机给了阿成。随后,阿成快速来到二楼“老表”的房间,撕开床单布条做成绳子,从二楼窗户跳了下去。

从双脚落地起,阿成立即向着附近国境方向一处江流狂奔。一个多小时后,阿成来到江边,躲在一处草垛里。远远看到对岸建筑楼顶的汉字霓虹招牌,阿成坚信那里就是中国。

江面湍流急促,阿成不敢贸然下水渡江。在奔逃过程中,阿龙打来电话让他立即返回,并承诺返回后保证没事。但是阿成已坚决不再相信。

见阿成不接电话,诈骗团伙成员便用阿成的身份信息挂失了他的电话卡。发现电话拨打不出去后,阿成拨打了通讯商的人工客服电话,向对方说明自己遇到的情况请求支援,人工客服向上级汇报情况后破例为阿成开通了手机。

9月11日凌晨4时,阿成用手机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可是身处境外,又说不清自己的具体位置,依旧无法得到有效救援。早上9时许,在草堆里的阿成又饥又渴,找到附近一处水坑里喝了几口水。考虑到阿龙等人很可能派人来搜查,阿成决定等到晚上再逃走。

9月12日凌晨,阿成在附近无意中找到了一些塑料泡沫,他把这些泡沫塞在衣服中,然后下到江里,根据警方指导的方式拉着江边水草往灯多的地方走。

在齐腰深的江边水里,深一脚浅一脚行走了4个小时后,阿成上岸来到一处热闹的小集镇。

一波三折“买通”回国路

当听到路边有人说中国话时,阿成上前拉住对方,谎称是过来打工的中国人,公司老板卷钱跑路抛弃了他们,请对方送他到国门处回国。

对方开价5500元,阿成也没有多讲价,打电话要家里转过来一笔钱,然后用微信支付5500元后,对方安排一名男子用摩托车将他带到了木姐3号国门处。

在临近木姐3号国门处,阿成被6名男子扣住。通过摩托车司机的翻译,阿成得知对方是缅甸便衣警察。6名男子要求阿成将微信里仅剩的12000元钱转给他们,为了活着回国阿成只能照办。然而收了12000元后,对方表示要想回国还需要25000元,才能送到国门。

此间,还有一名便衣通过摩托车司机翻译告诉阿成:有人拿着你的照片到这里来找过你,要我们发现你之后马上给他们打电话。

阿成给母亲拨打电话求助,并用咸宁方言告知母亲要一次次打款,每次打款金额200元或300元。阿成母亲听了儿子的话,200元、300元的小数额转账过来。阿成则在母亲每次转钱时都向对方表示,自己全家都已经被骗得身无分文,只能出去借钱转账。

可能是看到搜刮不出更多油水,在陆续收了3000元后,便衣警察将阿成转给一名身着制服的缅甸警察。在阿成看来,这名警察的级别较高,也相对友善。他问了阿成一些信息后,让人开车将阿成带到了附近一个停车场。

在停车场附近的一处房子,有一个会说中国话的人告诉阿成,会安排阿成偷渡回国。

看到一丝希望的阿成没有在乎是不是偷渡,他只要回国就好。

9月12日晚11时,4名当地人将阿成带到了缅甸与云南的交界处,越过一条浅浅的河滩,来到边境的铁丝网处,并剪开铁丝网要阿成钻了过去。

爬过铁丝网的那刻,阿成连日来的伤痛瞬间抚平,他的心踏实了。他向着灯光处跑去,找到了边境战士说明情况,随后,派出所民警赶来将阿成带到瑞丽隔离。

发财没有捷径脚踏实地生活

10月19日,因银行卡涉及电诈案件,阿成被湖北洪湖警方网上追逃。

在瑞丽隔离了48天后,湖北警方赶到云南将阿成带回洪湖,当天阿成在洪湖录完笔录后被取保。

10月29日,阿成随父亲回到咸宁。同时,阿成也收到缅甸同寝室女孩的信息,女孩告知阿成她被诈骗公司以4.5万元的价格卖到了缅甸与泰国的交界处,她很后悔当时没有逃,现在她要离开更难了。

“经历了生死劫,像一场梦,一场噩梦。”阿成说道。原本想着出门打工挣点钱结婚,结果原定在10月2日的婚礼取消了,自己还遭受了17天的非人待遇,现在只想着脚踏实地好好生活。他也想借着自己亲身的经历告诉年轻人,不要轻信网络上的招工信息,更不要相信去国外淘金,脚踏实地工作生活才是真的。